Serial第三季回归

Serial第三季9月20日回归,不知道你是不是已经听过它放出的第一、二集。我这封关于播客的newsletter的第一期可以聊到新一季的Serial也算是个极好的开始。

新的一季对节目做出了一些调整。从数据来看,听众对此还是十分认可。根据播客数据检测机构Podtrac的数据显示,新一季的头两集上线14个小时,就分别获得超过140万次下载。其中第一集首日的纯下载量有146万次;第二集有143万次。

这一表现要好于Serial的第二季。第二季在2015年12月上线,内容是关于美军士兵Bowe Bergdahl在阿富汗遭神秘绑架的调查。当时第一集在上线首日获得134万的下载量,但一周后第二集上线,第一天的下载量就滑落到124万。

这样的成绩也极大地鼓舞了节目组。Serial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制作人Julie Snyder就说,这一季在内容与前两季很不相同,不是对单一案件的调查,转而去观察整个司法制度。这样的调整在上线以前,节目组也很担心听众是否能接受这样的调整。不过看到数据还是很让节目组满意。

与此同时,人们还会对比一组数字:Serial第一季在2014年10月3日首日上线,下载量仅为86000次;而到现在前两季的总下载量达到了3.5亿次。美国著名的播客评论者Nick Quah就打趣说,有些下载的增量恐怕要归功于金·卡戴珊。金·卡戴珊今年8月底在推特上分享说,自己刚刚开始听Serial觉得很好听,后来还向粉丝求推荐其他好听的播客。

新一季Serial有几个重要信息点:

· 第三季Serial的前两集已经在9月20日上线,之后每周四都将上线新一集。此前两季节目的口号一直是“one story told week by week”,不过在第三季的新闻稿中,结合本季主题将口号稍微调整,变为”One courthouse, told week by week”,不过每周更新的节奏并没有改变;

· 第三季Serial将深入探讨美国司法系统这一极其复杂的话题,每周在会从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的普通法庭内带来报道;

· 除了前两季的主持人Sarah Koenig之外,同样是著名广播节目”This American Life”团队成员,也是土生土长的俄亥俄州人Emmanuel Dzotsi将会担任这一季的联合记者;

· 美国最大的在线就业平台之一ZipRecruiter将成为本季Serial的独家赞助商。Public Media Marketing代理了这单交易;

· 流媒体音乐平台Pandora本季将继续成为节目的“独家流媒体合作伙伴”(exclusive streaming partnership)。

作为播客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爆款”,Serial身上总有很多方面可以去聊。在此我不想去赘述有关这个节目太多的背景,因为它前两季的成功是到了连在中文世界,也有不少文章进行了介绍。比如有文章是从第一季的内容开始探讨播客的前景;有文章着重介绍了第二季;还有热心的听众也写下了自己的收听笔记

但我特别要澄清的是,由于节目的编排方式非常类似于美剧。季播,每一季围绕一个案件展开大约十余集的篇幅,很容易让人,特别是没有完整收听的人误以为是一出“广播剧”。但事实上,Serial就是一篇广播调查报道,内容完全基于真实的案件。记者在节目所做的也不是重新排演事发的场景,而且通过大家的采访、庭审录音等等来尽可能还原案情。也因此Serial才能因其对于“长篇非虚构音频故事讲述的创作实验

而获得2014年度美国广播电视节目的最高荣誉“皮博迪奖”,也成为该奖项有史以来首个得奖的播客类节目。而且由于当年是皮博迪奖首次使用分类别评奖,也让播客从一开始就与电视和广播新闻一起,成为一个类目。前两季节目的下载量也已经超过了340万次

第三季与前两季在内容上的最大差别就是,前两季讲述都是单一的案件——第一季是1999年发生在巴尔的摩的一起谋杀案;第二季则是关于一位被塔利班绑架的驻阿富汗美军士兵究竟是不是逃兵——第三季将重点放在了一个系统性的问题上,就是关于美国刑事司法体系的讨论上。这种题材的转变类似于从一个个案的“案件聚焦”,变成了一个广泛的社会调查。

这样一个系统性的选题,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第一季内容的回应。在节目此次发给媒体的新闻稿中就提到,在第一季播出后,就有听众询问主持人Sarah Koenig和节目团队,当年Adnan Syed因在巴尔的摩谋杀前女友Hae Min Lee而遭定罪的案件,是否在告诉我们,司法系统发生了什么问题?节目团队认为,那样的个案其实并不典型,如果要了解刑事司法系统所存在的问题,需要寻找一些普通个案。
于是节目组这一次花了一年时间,对克里夫兰的法院系统进行了一次完整的调查,特别是关于对于普通的刑事罪案如何处理。这一调查是否能够展现出美国司法体系所存在的问题和漏洞呢?可能还要等到整季节目全部上线时,才能知晓。

纽约时报》就认为,这一季的选题实际上是“巧妙地缩小的节目的雄心”。因为此前对已经发生过的单个案件进行重新调查,就像第一季那样,在整个调查的结果还未清晰之前就天真地上线播出,尽管节目的效果很好,但实际上并没有得到实际的回应。换句话说,要想对单个案件进行重新的厘清,是非常困难的。但司法系统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节目要做的只是将这些问题具体的落实下来。《纽约时报》的另一个担忧则是,对单一案件的调查也容易在网上引起对于具体人物隐私的刨根问底的追查。

好在前面提到,数据已经反映出,听众对于这种内容维度并没有表现出不适应,相反还反映出了新的热情。对于整体第三季的表现还是可以期待的。当然更重要的是,是否能够在美国国内掀起对司法系统内顽疾的讨论,甚至推动改革,这也才是这类调查报道更深远的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019 YangYi 版权所有